排行榜
| | 注册 |
播放记录

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淫荡人妻 > 夫妻演义6

2021-03-15 12:05:13


第十一章 我被小关占了便宜

我的心在砰砰的乱跳,大脑里面一片空白,脸颊是如此的滚烫,我从来没有想到小关竟然会如此大胆的对我表白,虽然知道他对自己有好感,但真的没有想到第二次见面他就会说爱上自己了。

此时外面的天气还不是很热,但我却觉得一股燥热从内到外烧的我浑身发烫,脑子里满是小关那深情的目光与那些让人脸发烫的话。

站在车站,回头没有看到小关追来,心中不自觉的有些失望,其实小关的话,对我来说带给我不仅仅是震撼,更多的让我感到一种幸福,好像自己年轻的时候第一次听到老公向自己表白时的情景,不同的是时间差却差了十年,然而正是这十年的差距,才让我对小关的表白更加的感到震撼、惊喜与羞涩,毕竟我的年龄要大她十余岁。

看着汽车的到来,我矛盾了,此时的我,不知是希望车到来,还是希望它不要到来,心中总是有着那么一种期盼,希望自己在蹬车前,能够看到小关追来,面对自己多情的想法,更令自己感到羞愧,但心中的确是希望可以在离开时看到小关一眼。

然而期盼在一般情况下都会令人失望的,车已进站,小关并没有追来,我暗中苦笑了一下,不知是不是自己太过多情了。

我是最后一个上的车,当车门要关的时候,我听到后面叫道:“雪……雪涵姐……等……等等!”

在听到小关的声音后,我的身体一僵,不知道为什么有种想要哭的感觉,是感动?是欣喜?还是什么?强行忍住要流下的眼泪,转头望去,却不由的“扑哧”

笑了出来。

只见小关站在离车五六米的地方,两腿叉着,弯着腰,两只手扶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眼巴巴的看着我,却没说一句话。

看到小关气喘嘘嘘的样子,我很感动,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下车,作为一个有了家室有了老公孩子的女人,按理说我不应该有下车的这种想法,可是脑海中却有个声音在告诉我应该下去。

“到底下不下车?”司机的话惊醒了犹豫的我。看着小关哀求的眼神,对我无力的招了招手,我心中一软,对司机师傅说了句对不起,还是下了车。

见到我没有跟车走,小关终于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他的笑容是那么的阳光,看的我心中一暖。

“雪涵姐谢谢你没有走!”小关的喘息平缓了许多。

听到小关的话,想起刚才他对我的表白,我的脸又红了起来,不禁又有些后悔,后悔为什么自己会下车,后悔自己心为什么会一下变软?我承认我对小关产生了好感,这种好感是不是爱,是不是喜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跟小关在一起自己会很高兴,比跟老公在一起还要高兴,我怕自己在玩火,我怕自己会引火上身而无法自拔,我怕这团火会烧得自己失去理智。


平静了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我装作很平静的样子淡淡的道:“你还跑来干什么?我告诉过你了,我不会答应你的,第一我们年龄差距太大,第二我是有老公有孩子的女人了,我不可能因为你而破坏自己的家庭的!”

小关听到我的话愣住了,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失望与无奈,但转眼就再次露出了那让我迷醉的灿烂笑容。

“雪涵姐,刚才你走的太快了,我结账的时候又耽误了些时间,有件事忘了跟你说了!”

虽然小关脸色转变的很快,但是我还是看到他那失望与无奈的神情,心中再次软了下来道:“你说吧,什么事?”

此时小关基本上完全缓过劲来了,站起身挠了挠后脑对我笑道:“其实也没什么事,只不过有个小礼物忘了送给雪涵姐了!”

听到小关的话,我不禁一愣,礼物?什么礼物?难道刚才他去给我买礼物了?

不可能啊,这么短的时间里,是不可能有时间去买礼物的。

“其实,自此上次从片场离开,我就想送雪涵姐一个礼物了,我想一定很适合雪涵姐,只不过一直没有看到什么合适的,我也是昨天来省里才买到的,没想到雪涵姐今天也会在省里,所以刚才就想跟你说了,只不过因为……!”小关说的这里没好意思再说下去。

听到小关的话,我心中再次感动了起来,没想到片场那一次见面,他就会想送我一件礼物,而且还肯定的说一定很适合我,抬头看着小关我轻道:“我从来没想让你送姐姐什么!““我知道,这是我的一番心意,就算感谢认我这个弟弟吧!”小关的最后一句话说的很勉强,让我心中一阵不忍,只好道:“好吧,那你拿出来吧,让姐姐看看你送姐姐的是什么礼物,既然是弟弟送姐姐的,那我就不客气了!”我不忍在伤害小关,只好暗中警告跟他说既然是弟弟送的,那么姐姐也没有必要去拒绝。

听到我的小关,小关露出尴尬的道:“对不起雪涵姐,当知道你就在我附近的时候,我一高兴就把礼物给忘了,刚才才想起来,礼物孩子宾馆呢!”

看到小关如此的冒失,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就是不成熟的表现啊,于是便想对他说下次再送给我好了,但是还没等我说话,却听小关接着道:“要不雪涵姐跟我一起回宾馆拿去吧!”或许小关看到我脸上的变化,赶紧笑着开玩笑道:“怎么?雪涵姐害怕我吃了你!你放心,那可是五星级宾馆!”听到小关的话,我不由“扑哧”的笑了出来,明知道他在用激将法,可是心里还是犹豫了一下,想了一想就放心下来,毕竟五星级宾馆的保全是做的很好的,而且我也相信他不敢对我做什么,所以明知道他是在激我,却还是道:“你一个孩子还知道用激将法?告诉你对我没用,不过跟你去拿也没什么,再说谁吃谁还不一定呢!”说完,这番话我脸就红了起来,不知为什么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幅淫乱的画面,那就是我将一根盼望已久的东西给吞掉了,而那根东西的主人却正是小关最珍贵之物。

小关也被我大胆的玩笑开的一愣,但随即一笑,便说了句那姐姐跟我来吧!”

小关住的宾馆时省里五星级宾馆里面算是最好的‘WJ万豪国际酒店’,跟小关来到他的房门前,我才看到门牌号正好是0521号。521?是巧合吗?

难道又这么的巧?

跟着小关走进客房,才发现这房间竟然是个套间,小关让我先坐会儿等一下,他去拿礼物,说完就进了卧室。

五星级宾馆就是不一样,坐在沙发上我不禁打量着这房间的装饰,就是豪华,心想要是自己家也装成这样,那要花多少钱啊?正在胡思乱想之间,就听小关的声音响起:“雪涵姐,看看,喜欢不喜欢?”

我扭过头,不知何时小关已经换了一套休闲装,看上去更加的阳光健康帅气,此时他的手中拿着一个被彩纸包里的长方盒。

“什么礼物?”我接过来问道。

“姐姐拆开来看看喜欢不喜欢?”

听到小关的话,我也好奇起来,不由就动手拆了开来,当看到里面的物品的时候,我惊喜交加,喜的是里面的东西我的确非常的喜好,惊的却是里面的东西太贵了。

“不,小关,这礼物姐姐不能要,实在太贵了!”说完,我便要将小关送我的那条铂金项链还给小关。

却没料到小关一闪多了开去,对我道:“雪涵姐,刚才你可是说不客气了的哦!”

“可是……这是这太贵重了,你才刚刚参加工作,哪能这样乱花钱呢!”我急道,说实话,这条铂金项链我真的很喜欢,尤其它的吊坠是个“心”,原本老公也想送我一条着的,可是那时因为要买房,为了省钱所以我就说不喜欢,而老公却当真了,所以一直到现在都十年了老公都没送我一条,让我恨了他好一段时间。

“雪涵姐,这个其实并不贵,也许外面买要贵很多,可是正巧我有一个朋友就是卖这个的,所以给我打了个两折,才2000多块钱,你就别拒绝我这份心意了,否则我可要哭了!”小关装作要哭的样子,一下将我逗笑了。

我知道这根项链价格不菲,听到打了两折还2000多块还是觉得有些贵,毕竟就算认了姐弟的话,这礼物也太贵了些,不过见到小关那样子我也不好意思再拒绝,只好道:“那好吧,那姐姐就谢谢你了!”心中却想找个机会将钱还给小关。

“雪涵姐!”

“嗯?”

“我帮你戴上吧?你戴上一定很好看!”小关望着我道,但是他的眼神变得那样的温柔,让我再次心慌起来,让一个男人给自己戴项链,这是不是代表着什么?我本想拒绝可是看着小关那期盼的眼神,最终心又软了下来,没有拒绝,默默的点了点头。

看到我默许之后,小关兴奋的将我手中的项链接了过去,然后走到我的身前,看着小关那宽阔的胸膛,还有他身上传来那股诱人的男性气息,我感觉自己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不知内心之中为何起了一丝丝的涟漪,或许是怕小关看出我的慌张,我赶紧将身子转了过去,想背对小关。

却没料到,在我转过身后才发现我的身后竟然是一面镜子,虽然不是真正的面对面了,镜子中的情景无疑给了我更大的冲动,我感觉自己有点口干舌燥了,这个情景,让我想起了跟老公的新婚之夜,那天晚上也面前有一面镜子,我同样背对老公,只不过后来的情景却是我在镜子面前慢慢的变成了一丝不挂。

想起新婚那晚的事,我的脸变得滚烫,身体微微有些颤抖,不敢在看镜子里面的情景,我生怕大脑一热,将身后的小关当成了老公,那样可就不止麻烦那么简单了。

身后传来了小关的呼吸声,听得出来小关的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起来,这不禁让我再次后悔起来,为什么会同意小关给自己戴?我有些慌张,决定戴完之后,自己就要离开,否则的话,我怕自己会丢人,因为我发觉自己两腿之间已经开始变得湿润起来。

我强忍住心中的慌乱,将自己的领子稍稍翻了一下,将自己雪白的脖子露在了小关面前,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当感觉小关将项链给我佩戴好后,我却没有睁眼,我知道自己现在的脸一定很红,如果现在就睁眼的话,一定可以从镜子中看到自己的尴尬。

“雪涵姐,你戴上后真漂亮!”小关的声音响起的时候,让我暂时忘记了尴尬,睁开双眼向镜子里面看去,只见一条闪闪发光的项链挂在自己的脖子上,配上自己那还算美丽的容颜,看上去是那么的性感漂亮。

正在沾沾自喜的时候,一双大手搭在了我的肩上,让我浑身一颤,心中有种不好的感觉,刚要扭身,却被小关两只大手一下搂住了腰,抱在了他的怀里。

小关那充满男性体息扑鼻而来,让我一阵失措,竟然没有想到去躲避,瞪大眼睛望着镜子里面的小关。

只见小关两手紧扣,将我抱在他的怀里,俯身在我耳边轻道:“雪涵姐,你真漂亮,让我抱抱你好吗,我知道这样不对,可是我还是忍不住!”

“不……小关,你不能这样,我是你雪涵姐你明白吗?放开姐姐好吗?”我的呼吸变得更加的急促起来,两腿之间也变得更加的湿润,更加的火热,身体也变得软绵绵起来,口中虽然在拒绝,但是身体却失去了控制般,靠在了小关的怀中。

或许感受到了我的反应,让他搂的我更紧了,他那胸膛传来的火热,甚至可以通过衣服的相隔,直接传递到我的后背上,就好像两个赤裸着上身的男女一样。

望着镜子中自己的姿态,我知道自己必须要从现在这种情况挣扎出来,否则的话……。

没有等我多想,我就见到镜子里面的小关忽然一低头,一下含住了我的右耳垂,当我感到自己的右耳垂被小关,我的脑袋“轰”的一下,变成了空白,因为不巧的是耳垂正是我最敏感的地带之一,不知道小关是怎么知道的,难道又是巧合?

感受到自己身体变得越来越燥热,我心中就越来越惊慌,开始挣扎起来,喘息着道:“小关……你……你放开……放开姐姐……不要亲……不要亲……那里,否则……否则姐姐……可要生气了!”

听到我的话,我明显的感觉到了小关身子一僵,心中一喜就要挣脱开去,却没料到小关却先我一步,一只手托住我的下巴,将我的脸转了过去。

望着小关那充满欲火与深情的眼神,我似乎已经料到了他要做什么,却仍旧晚了他一步,被他一下将自己的嘴堵上了。

“嗯……!”我扭着头希望去躲开,但是被他死死的抱住头,躲避不开,想要开口说话,却刚刚将自己紧闭的嘴唇打开一点点,一条滑滑的舌头就钻进了我的口中,与我的香舌缠绕在了一起,不愿分开。

是幻想?还是做梦?当小关的舌头与我的缠绕在一起时,我竟然此时的情景与片场那场吻戏混淆在了一起,当成了片场那场吻戏,唯一不同的就是这次是小关的主动,而我是被动的。

不自觉当中我放弃了抵抗,开始享受起小关的接吻,此时的我忘记了老公、忘记了家庭,我只是想好好的享受一下亲吻。

见到我如此的配合的小关,也似乎变得更加的冲动,缓缓将我已经变得发软的身体转了过来,变成了面对面。此时的我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理性,这也就是我最怕的地方,因为身体上思想上的欲望,已经将我的理性彻底的打败了。

我配合着小关的亲吻,不知何时自己的双手已经高高抬起,勾住了他的脖子,迷失的我紧闭双眼去享受着亲吻。

朦胧中,我感觉一双充满性感的双手,在我的后背慢慢抚摸起来,那双抚摸我的双手给我带来了更强的刺激,而当小关那雄伟之物再次顶到我的腹部,在感受到小关那雄伟之物时,我变得更加的迷失,双腿间变得更加的火热,长时间没有性爱滋润的我更加的难以忍受,不自觉将自己的胯部贴向小关那坚硬突起的部位。

得到鼓励的小关,将双手慢慢的顺着我的后背慢慢的抚摸到了我那滚翘的臀部,两只大手抓住我的臀部不停的揉弄着。当感到自己的臀部落入小关的大手时,我顿时觉得下身一软,一如热流从双腿间流了出来。

顿时,我似乎清醒了一些,将自己的头移开,想要挣扎开,却见小关深情的望着我,温柔的道:“雪涵姐,吻我!”

“嗡!”的一下,我的大脑再次变得迟钝起来,双眼再次变得迷离起来,似乎失去了控制般,又将自己那性感的嘴唇贴上了小关的嘴,与他的舌头缠绕在一起。

小关的大手是那么的充满了魔力,自己的两块臀肉在小关手中不停的变化着各种形状,慢慢的我沉浸在小关的爱抚当中,忘记了一切。

忽然间我觉得自己的胸前多了一只大手,将自己的一只丰乳狠狠的握住,并捏弄起来,自己的乳头在被抚摸臀部的时候就已经变得僵硬起来,而此时再次升级,变得更加的坚挺,都可以感受到在小关大手拨弄中在他的掌心滑来滑去,像个不倒翁一样。

身体带来的快感,让我迷失了自己,不由自主的将手伸到了小关的胯间,当他那火热庞大的坚硬之物落入我的手中时,我才知道,原来小关的那个东西竟然如此的庞大,比起自己的老公竟然足足大了三分之一,而那无比硬度更是老公无法比拟的,而小关也似乎因为我的出手,喉咙里面发出一声呻吟声。

我要失身了吗?

你对的起自己的老公吗?


没事的,你只是享受一下而已,放松不要拒绝!

没关系的,你老公不会在意的,他不是同意你找个情人吗?

那天你们不是谈过吗?你老公不是说性与爱是可以分开的吗?

对,性与爱是可以分开的,现在你只是在享受性爱,享受身体带来的快乐,你并没有背叛你的老公,你依然爱你的老公!

我的心在挣扎,两种不同的对话在我脑海之中响了无数遍。不知何时,我已经被小关放到了沙发上,上衣的扣子已经被他给解开了,露出了一件贴心背心,坚挺的乳头似乎已经快挣脱了胸罩的关押,在背心上显露出两个凸点。

那双充满魔力的大手,早已从臀部移到了我的乳房上,让我自以为傲的双乳终于落到了一个不是老公的男人手中,并在他的掌握下变换着各种形状。躺在沙发上的我,紧闭双眼,大脑之中仍然在挣扎着。

忽然感觉到自己一阵凉风吹到了肚皮上,本能的睁开双眼,却正好发现自己的胸罩在小关大手的一推之下,那两个挣扎了许久的双乳终于挣脱了束缚,一下子跳跃了出来,晃晃悠悠的,乳房上那两粒已经变得有些发暗的葡萄随着晃动的乳房似乎在向小关招手。

“不要!”我终于变得清醒了许多,想要挣扎开,然而让我无法忍受的是,自己再次落后了一步,左乳上那颗坚挺的乳头已经彻底沦为了努力,被小关吞入了口中。

在自己的乳头落入小关之口后,小关那异常厉害的舌头随即贴了上来,在我乳头上不停的舔来舔去,更是不时的用力的嘬这它。

“不……小关……不……不要!”我在拒绝,但是身体的反应却违背了自己的想法,不停的挺着自己的胸部,似乎在欢迎小关的宠幸,双手更是紧紧搂住了小关的头,让他那俊俏的脸贴在自己暴露在空中的乳房上,而另一只乳房也没有逃脱开,赤裸裸的落入了小关的手中。

我终于沉醉在身体带来的快感当中,我知道自己应该拒绝,但是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我在后悔,我想要逃离,但是两个乳房却不愿离开给它们带来快感的大手跟嘴唇。

难道我真的要沉沦了吗?

我的思想似乎要彻底放弃了,体内的欲望已经完全压制了理性,我迷离了,沉迷在肉体带来的快乐当中。

恍惚间,我感到自己的胸部逃离了大手的揉弄,逃离的嘴唇的吸允,我恍惚的缓缓睁开了双眼,却看到小关不知何时已经将我的臀部抬起,自己的裤子已经被他褪到了膝盖之处,一条很普通纯白的棉内裤暴露在了小关的面前,唯一不雅的是两腿间的地方竟然湿了一块。

小关似乎没有意识到我已经睁开了双眼,而他的双手已经抓到了我内裤的边缘,将我的内裤慢慢的往下褪下。

“不……不要……你滚开!”当自己的黑色阴毛露出少许的时候,我终于彻底的清醒了过来,一脚踹到了小关的两腿间,疼的他顿时趴在了地上,两手捂住了自己的裆部,滚来滚去。

而我此时根本顾不得他了,慌忙的提起自己的裤子,将胸罩戴好,混乱的穿戴完,慌乱的拿着自己的包,就逃出了酒店,打了个车直接往家赶去。

一路之上,我为自己投入的行为感到羞耻,为自己的迷失感到羞愤,为自己的身体不听使唤而差点失身感到悔恨、为差点背叛了老公感到愧疚,虽然没有彻底的背叛,但除了那最后一关,基本上也都失去了,这让我更加的恨自己,一路上不言不语,不知道回去该怎么跟老公说起。

想起老公发的信息,我就一股怒气,这都是老公的过错,还盼着自己能够出轨,如果不是那条信息,自己说不定早回来了,哪会生这样的事?自己也是,实在太下贱了,才见了第二次面,就差点失身。

但是不知为何,心中恨的只有自己跟老公,却对小关没有一丝的恨意,以他的年龄正是对异性出满了好奇的时候,只怪自己不争气没能把握住,更怪老公那变态的思想,不过不管怎样,就算没有彻底的失身,自己也对不起自己的老公了,而这次小关终究还是占了自己的便宜,而且是很大很大的便宜。
第十二章 态度的转变

在看到妻子的短信时,我心中一阵激荡,感觉万分刺激,妻子在约会,而且是和小关。我以为这是妻子在故意的刺激我,想起昨晚那种淫言乱语的刺激,我就冲动起来,只是不知道自己为会这样的变态,仅仅看到妻子的短信,自己就会有如此大的反应,这要是真的那啥了,我真不知道自己的心脏是否承受的了!

有时,我觉得自己很变态,为什么会有绿帽情结?为什么总是想看看妻子在其他男人身下的娇媚姿态?为什么只有这样,我才会变坚硬起来?或许我真的应该去看看心理医生,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态。

因为以为妻子在故意刺激我,所以我又回了一条“那你们好好约会吧,回来细细给我讲讲!”,发完短信后,我静静的等着妻子的回信。

然而十多分钟后,也没有收到妻子的短信,以为她在忙什么没来得及,就又发了一条“约会也不至于忙的连条信息的时间也没有吧,说说咋样了!”我还在沉浸在与妻子的刺激当中。

然而过了一会儿依旧没有信息,此时我终于感觉有些不对,心中发慌起来,拿起手机给老婆拨了个电话,但是电话那头却传来对方已关机的声音。

在听到妻子已经关机后,我终于慌乱起来,不知道妻子是不是真的在约会,可是妻子是在父母家啊!难道是没电了?我赶紧往父母家打了个电话,得知妻子很早就出门了,按照时间来说,现在应该已经回来了。

我试着往她的公司去了个电话,那边告诉我说妻子有事又请了半天假,在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终于坐不住了,心中也害怕起来。

“郭哥,在想什么呢?”此时徐清雅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哦,清雅啊,没事,刚才想点事!”

“哦,看你脸色不好,是不是不舒服?”徐清雅见我脸色不对,忙问道。

“嗯,身体有点不舒服!”我只能如此回答,总不能说找不到老婆了吧!

“这样啊,要不郭哥你回去休息吧,反正今天也没什么事!”徐清雅关心的道。

“这~~这哪行啊,今天晚上还有庆生会呢!”

“没关系,反正我也要过两天才到,一会儿我给我表哥打个电话,让他改天就好了,你身体不舒服就赶紧回去吧,你可是我们剧组的顶梁柱啊,要是累坏了,我可怕嫂子会骂我们不让你休息!”徐清雅开着玩笑。


“哦,那好吧,一会儿我跟张总说一下,真是抱歉!”此时的我真想赶快离开去找自己的妻子。

“不用了,我来说就行了,你自己能行吗?要不我送你去医院吧!”

“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了!对了,小关今天没来是吧?”我突然想起妻子的短信,旁敲的问道。

“嗯,小关今天没他的戏,就请假去省里见朋友了,明天才来!”徐清雅答道。

听到徐清雅的话后,我脑袋“嗡”的一下,脸色变得更加的苍白,难道妻子说的是真的?可千万不要出什么事啊!我心中祈祷着。

“郭哥,没事吧?”徐清雅看我脸上更加的不对,赶紧询问道。

“没事,那你替我跟张总道个歉,我就先走了,通知大家解散吧,明天再拍!”

说完,我快步的往自己车走去。

不知自己是怎么发动的车子,漫无边际没有任何目标的在路上开着,路上我停下了好几回,给妻子打电话,但那头传来的仍旧是那让人担心不已的“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我开车回了家一趟,但门依旧锁着,妻子还没有回来,我拿着电话不知所措,心中更加的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会怂恿妻子去做恋爱去找什么男人?明知道自己根本就受不了,但依旧无法克制自己去尝试那样的刺激。

犹豫了半天,我给小关打了个电话,电话是通了但是却没有人接,当我再打的时候,同样电话传来的是关机的声音。

在见到妻子与小关都关机后,我终于绝望了起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感到无比的后悔,明知道前面就是万丈深渊,可是自己却义无反顾的要往里面跳,这是不是就叫做自寻死路?而造成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我后悔,我真的万分后悔,可是世上什么药都有的买,除了后悔药。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妻子跟小关依旧没有开机,我坐在车里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经过这两个小时的心灵上的折磨,我似乎已经接受了现实,没有最开始那样的后悔与担心了,反而幻想起妻子跟小关现在在做什么,会不会在做爱?

不,不会的,以我对妻子的了解,妻子是绝对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的,哪怕就是她极为的需要,也不可能才见到小关一两次面就上床,这是根本不可能的,我应该相信自己的妻子,她是不会背叛我的!

十年的相处,我对妻子很是了解,刚才只是因为太过紧张,才慌乱起来,现在平静下来后,我才想起妻子的为人,我知道哪怕妻子真的在跟小关在一起,也不会发生什么事情的。

再者说小关去省城见朋友昨天白天就请假了,而我们去是因为儿子发烧晚上才赶去的,更何况小关的电话是我给妻子的,小关都没有妻子的电话,更何况省城那么大,要想遇到哪儿那么容易啊!

想了半天后,心终于放了下来,顿时觉得轻松了许多,妻子的闺中密友小于在省城,不知道她是不是去找她了,可惜我没有那个小于的电话,否则打个电话就可以证实了。放心下来,自己却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了。

小于?想到小于后,我终于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于是驱车直奔语雅心理疗所而去,到了楼下给那个廖医师打了个电话,正好他在,否则不在的话,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鼓起勇气找个其他的心理医生去咨询一下自己的心理疾病。

廖医师亲自将我接近他的办公室后,询问了一下我最近的状况,我模棱两可的说了一下后,将自己心中那变态的想法说了出来,问他自己是不是有病。

廖医师听后,想了一下后,笑道:“老哥我托大叫你声郭老弟,我说的话可能很直接,但是忠言逆耳,听后你别在意!”

听到廖医师的话后,我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自己是病人,而廖医师是医生,医生对病人说的话都是忠言逆耳的。

“其实说实话,你这种心理在国内会被认为心理变态,认为是疾病,但是如果在国外,这种情况却很是正常,也就算是个心理障碍,如果能将心理障碍克服了,那么也就不存在什么变态或者疾病了!”廖医师道。

“廖哥,这话怎讲?”我询问道,我自己都觉得自己病的很严重,但是到了廖医师眼中只算个障碍,看了人家真的名不虚传,不愧在国际上都有知名度。

“怎么说呢?举个例子吧!美国有一本书叫‘圣床’,老弟可能没有看过,里面的情况跟老弟有很相似的地方,不同的就是老弟还能硬,而那本书里面的男主人公说白了就是阳痿,硬都无法硬。也是通过刺激与软插入的治疗手段治愈好的!”

听到廖医师的话,我兴奋起来,连阳痿都能治愈,那么我的病一定可以的,就点头示意廖医师接着往下说。

“像荷兰、希腊、美国、日本和牙买加等国在世界上都属于性最开放的国家,而这些国家里面的男人里面,有很多人都出现过老弟这种情况,都有过老弟这种心态,所以老弟不必太过在意,这算不上什么疾病,只能算是心理障碍!”

听到廖医师的话,我就知道那些跟我有同一种心态的人一定是治愈了,只是不知道治愈的办法是什么。

“不知老弟看过色情小说没有,就是关于人妻方面的色情小说!”看到廖医师问道,我点了点头说:“看过,就是因为看过这些小说后,我心中才矛盾,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那老弟看这些小说的时候是不是觉得特别的刺激?”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就挺廖医师道:“这就对了,其实这也是最好的治疗办法,国外那些得这种病的就是要在心理、感官、神经三重的刺激下,慢慢好起来的!”

“廖哥,你是说,国外那些跟我一眼的人,也是按照小说中的刺激治好的?”

听到廖医师的话,我难以置信的疑问道。

“话也不能这么说,怎么解释好呢,现在的工作节奏太快,对于男人来讲,很容易在压力下产生些抵触,尤其是在自己爱人索求的时候,身体上的疲惫加上工作上的压力,导致自己的性功能上所有欠缺,而对于步入中年的妇女来说,此时的她们却正处于性欲最旺盛的时期,对于爱人的强势索求,在双重的压力下就很容易出现这种情况,只不过老弟的情况比较严重些而已!”

“那廖哥,我能不能治好!”听了廖医师的话后,我问道。

廖医师犹豫了一下后,似乎不知该怎么开口有些吞吞吐吐的,最后还是说了出来:“其实说实话,郭老弟的病靠药物也是能治好的!”听到廖医师的话后,我高兴的差点蹦了起来,但是他后面的话却立即让高兴化为了乌有。

“如果只是治疗早泄阳痿的话,靠药物的调理是可以治好的,但是对于郭老弟的心理治疗却没有了任何效用,一旦在今后的生活中出现某些事情,恐怕因为也会心理的作用再次导致身体隐疾的加重,如果那个时候再想治疗的话,恐怕就麻烦了!”

听完廖医师的话后,我沉默了,我知道廖医师的意思,无非就是说我心里那种变态的想法,廖医师其实说的对,虽然只是跟他稍稍讲了一下,但是廖医师却已经将我的病情已经观察的非常彻底,而且说的每一句话,都点到了关键地方。

没错,现在的我,心理上的确出现了畸形变态的想法,这种想法出现的很突然,突然到让我没有任何的思想准备,坦白讲,廖医师说的一点都没错,如果依靠药物治疗的隐疾,我相信是能治好的,虽然不敢说治本,但是治标却没有任何问题。

可是,在短暂的时间内成为了真正的男人,心中的那种变态的想法就会消失了吗?很显然答案是否定的,我知道就算自己满足了自己的妻子,心中那荒谬变态的想法也不会随之消失,一定会在今后的日子里不时的向自己的妻子提起,一旦妻子无法承受我那想法,那么带来的后果将会是什么?答案显而易见!

我真的无语了,我对自己出现的那种想法感到悲哀,一个男人如果出现了希望自己妻子出轨的想法,这不是一种悲哀是什么?我现在有些后悔向廖医师说出自己那变态的想法,但却已经来不及了。

“廖哥,那心里治疗好治吗?”我顶着头皮问道。

廖医师听后,思索了下道:“其实,我上次跟你们说的三步治疗法,就是一个微型治疗,只不过你们没有继续做下去,当时我就已经猜到了你的那想法,只不过你们夫妻很恩爱,我无法提出更好的治疗方法!”

“更好的治疗方法?”我疑问道。

“嗯,所谓更好的治疗方法,就是彻底打破常规,进行视觉、感觉、神经上的刺激后,进行软插入治疗,只有这样才能够彻底治疗,其实这种治疗也会产生两种不同的结果!”

听到廖医师的话,我似乎已经明白了所谓的更好的治疗是什么意思,但是所谓的软插入跟两种不同的结果是什么我却不明白了!

“其实男人有你这种想法是很平常的,有的男人是就想尝试一次,想看看自己妻子在他人的身下会是什么姿态来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而另一种却是想生活在这样的刺激下!只不过无论那种结果,都需要夫妻双方的认同才可!”

“我会是哪一种?”我扪心自问着,似乎已经有了答案。

“郭老弟,问你一下,还请如实回答,你看那些人妻小说是什么感觉?”

“很刺激,似乎已经将自己带入了其中!沉浸的无法自拔!”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回答了廖医师的问话,而同时也将自己的答案告诉了廖医师。

廖医师一笑道:“那我明白了,其实说实话不止你,就连我也有这种想法,只不过我是医生,所以只是属于前面那一类的,而有一个人你虽然不认识,但一定知道,他跟你是同一类人,不仅如此,他的病要比你还要严重,是阳痿,不过经过治疗已经完全的好了,而且现在生活的很幸福,跟自己的妻子也非常的相爱!”

听到廖医师的话后,我目瞪口呆,没想到廖医师竟然也会有这种嗜好,唯一不同的是他是属于想尝试一次那种人。可是当他说有一个阳痿的人在经过治疗后,不但完全治疗好了,而且还跟自己的老婆很相爱,都沉浸到了那淫乱的生活当中,就让我有些不可思议了,尤其是那个人我虽然不见得认识,但是一定知道的时候,更加让我的吃了一惊。

“他是谁?”我不由的问道,真的是想知道那个人跟我一样。

廖医师摇了摇头道:“我没法告诉你,这是我做医生的原则,我必须为病人保住秘密!很对不起!

郭老弟!”

听到廖医师的话后,我倒是有了一种释然,既然廖医师可以为别人保住密码,那么我也就不用担心自己的秘密会泄露了。

“廖哥,什么是软插入?难道是软软的插入?”我疑问道,心中却不以为然,软软的插入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哦,所谓的软插入,一共四个疗程,每个疗程为一周,并不是指软软的插入,而是在得到刺激后当自己的阴茎勃起后,缓缓的插入到自己的爱人身体当中,但不进行运动,只是存放在里面,坚持十分钟,一直要坚持两个疗程,也就是半个月,才能慢慢的运动,但是还不能射出来,一直到疗程全部结束后,可以尝试着加强强度运动,但是时间不能超过五分钟,坚持三天后,基本上就可以痊愈了!”廖医师解释完,接着道:“其实郭老弟应该是可以想开些的,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不是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了,你可能也能感觉的到现在的社会越来越开放,这种事情也屡出不穷。身心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其实社会发展到现在这种情况,男人已经不太在意女方是不是处女了,只要两人相爱的话,没有什么是可以阻止的,性与爱能不能分开,也就是郭老弟你的病可不可以治愈的关键了,这一切还都需要你自己与弟妹协商!不好意思,稍等一下!”

正在此时,廖医师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廖医师本能的按了下免提问道:“你好,我是廖玉成医生,请问哪位?”


“廖哥,我是于雯娜啊,别忘了今天晚上哦,我们家那位还等着你给治疗呢!”

电话中的语气带着一丝娇媚与诱惑,在听到电话里那人的人名后,我顿时目瞪口呆,原来廖医师所说的那个我就算不认识也一定知道的人,竟然会是于雯娜的老公!

于雯娜也就是妻子的闺中密友,她们的关系亲密到如同亲姐们一样,也就是她向我们介绍的廖医师,真没想到她的老公竟然会是阳痿,而且还根我一样患有那种畸形的想法,更没想到已经治疗上了,听那话音似乎非常喜欢那种治疗方法。

廖医师似乎也没有料到电话竟然是于雯娜打来的,顿时弄了一个大红脸,但瞬间就平稳下了,拿起电话道:“好了,我知道了,我这里有客人,晚点给你打过去!”说完,廖医师就挂断了电话,对我不好意思的笑道:“让你见笑了郭老弟,请帮忙保守秘密啊!”

“廖哥,放心吧,我不是多嘴的人!既然廖哥有事,那我就先告辞了!”我道。

“哦,不好意思我一会儿还要出诊,那我就不留郭老弟了,你的病情,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至于怎么治疗,采用什么方法,你回去最好跟弟妹商量商量,不要勉强,有什么疑问可以随时给我来电话!”廖玉成廖医师道。

送到门口后,我就没让他再送,自己走了出去,脑袋里面一直再想两个问题,一个是我到底属于第一种还是第二种人?第二个就是性与爱到底能不能分清?

妻子也曾问过我这个问题,虽然我说的是可以,但是那时却根本没有任何的想法。

今天跟廖医师的谈话,我知道我的心理疾病远远大于身体上的,在听到于雯娜的老公竟然再进行那种淫乱的伦理治疗后,好似不但治疗好了,而且他们夫妻似乎依旧很恩爱的样子,这不由的让我心动了起来。

如果说,我也进行那种治疗的话,我跟妻子是不是也会更加的恩爱?如果可以做到的话,那么也就是证明了性与爱是可以分开来对待的,在不但治愈了我的病情情况下,我们还各自享受了那淫乱性爱带来的刺激。

想起廖医师的话后,我突然有种明悟,好像廖医师一直在隐讳的说着些什么,如果是给我治疗的话,那么治疗的人会不会是他?想起妻子在廖医师身下的情景,我浑身都激动起来,原来那种想将老婆推出去的罪恶感,似乎随着跟廖医师的一番深谈,彻底的烟消云散了,我再也没有那种会辛酸,会愧疚的感觉了。

我不知道自己的态度是不是转变的太快了,但是事实就是这样,此时的我似乎已经完全的沉浸在了那淫乱的治疗当中,只不过是否能够实施,还需要同妻子协商,我不想因为自己的单方观点,导致我与妻子的感情破裂,我希望我们能够在那种禁忌的伦理当中依旧深爱着对方。

有了这番观念的转变,心情变得轻松了许多,唯一要注意的就是如何攻克妻子的心理,我知道妻子爱我,而且是很爱,只是她对性欲上的需求实在是太大了,虽然我曾经在言语上跟她聊过这些,但是也是为了她能够在那种极度需求当中发泄出来,如果真的要去实施的话,她心中的障碍恐怕还要比我还大。

要想让她跨越心中的障碍,还有些难度,看来回去要跟她好好的聊聊,只要她没强硬的反对,那么就有成功的希望,不知道她现在回来没有。

一路怀着激动的心情,将车开到停车位后,上了楼,看到门依旧锁着,再次打了个电话,依旧关机,心中还是担心了起来,不过所担心的并非是她是否在跟小关约会,会不会发生些什么?而是担心时间已经过了这么久,还没有开机,生怕在路上出了什么差池。

开门走了进去,抬头就看到妻子失落的坐在沙发上留着泪,见我进来后,妻子再也按耐不住,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扑到了我的怀里,紧紧抱住我,痛哭了起来。
“怎么了?雪涵?发生什么事了?”我有些慌张,轻轻拍打着妻子的后背。

妻子一言不发,哭了一会儿才哽咽的对我道:“郭强,我对不起你,我们离婚吧!”

听到妻子的话后,我就觉得脑袋“嗡”的一下,顿时害怕起来,不知道妻子为什么会这样说,赶紧问道:“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啊!”

“我~~我对不起你!”妻子只知道哭,只知道说对不起,却没有说原因,这更加的让我感到慌张,结婚这些年来,我从来没有见妻子这样哭过。

“说吧,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会是我的妻子,我也会依然爱你,告诉老公,别怕,就算天塌下来,还有我在这儿给你顶着呢!”我深情的道。

听到我的话后,妻子抬起她的头,两眼含泪的望着我,犹豫了一下道:“我是个不纯洁的女人了,我对不起你!”

听到妻子的话后,我脑袋再次“嗡”了一下,以为妻子发生了意外,因为我知道就算是跟小关约会,小关也绝对不敢用强,更何况他现在还在依靠着我。难道妻子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歹人?

心中忐忑难安之时,却听妻子哭哭啼啼的道:“我被小关占了便宜,占了很大很大的便宜,差点就失身于他了!对不起,老公!”

本周任务已经完成,下次更新时间不确定了!或许本周,或许下周!本人毕竟有工作,加上有家有老婆,只能偷偷抽出时间来写,更新速度会慢,请多包涵!

这章是个男人思想转变过渡,下章会是个夫妻观念的转变过渡,再后面节奏就会开始加快了,真正的进入刺激的治疗过程当中,敬请等候!

返回继续阅读热门淫荡人妻

淫荡人妻
点击:145706-2401:57交警大队宿舍里面的淫乱
点击:131806-2002:10三淫邻居美妻记
点击:76606-2702:36做保险的邻居
点击:145806-1802:28老婆的水屄被人插
点击:183606-1802:29被人操翻的新娘
点击:75104-0616:45合租的换妻
点击:66703-3117:41淫俏媳妇
点击:147111-2403:33【操朋友的妻子和小姨子】
点击:85006-2702:32一个公事员的乱伦故事
点击:123006-2002:09我上了老板的妻子
点击:84803-3117:50嫂嫂弯下身子让我干
点击:75903-2311:02我老公的朋友让我懂得
点击:57804-0717:10同学的性奴
点击:150406-0201:16媳妇被公公操得欲仙欲死1
点击:58604-2215:09人妻做家教2
点击:52704-0616:41娇妻的初次
点击:76206-2702:35和别人的淫乱
点击:77206-2702:31淫人妻趣事录1
点击:81304-0116:41性欲极强的母女
点击:151406-2102:07你刮我车我干你妻
点击:108906-2603:13人妻的高潮
点击:130606-1802:29老婆的旅行与大杂交1
点击:45705-0401:25今晚我把自己献给了初恋男友
点击:94306-2902:33和发小的妻子
点击:67604-2215:08人妻做家教
点击:65104-1713:53爆乳少妇雅婷
点击:130306-2001:58姐妹互换一家亲
点击:120906-0800:25我奸了同学的妈妈和姐姐
点击:115406-2702:28出差回家看见老婆与老板床上激战
点击:114006-2603:12被轮奸的少妇1
点击:90606-2402:02我们的新婚夜
点击:99907-0202:32姐夫操我妻我也操他妻
点击:70503-3117:46媚妻俱乐部
点击:66804-2214:58我和一家女人的交欢
点击:96506-2501:22半夜悄悄上了女邻居
点击:37605-2813:27偷人妻小屄
点击:46904-1417:28少妇的故事
点击:89406-2702:33美丽的妻子
点击:72103-2311:06帮小姨子全过程
点击:76703-2612:01背着老公去按摩
点击:47005-1619:44老婆出轨
点击:91107-0402:26下属的骚妻
点击:70907-0502:55我的博士老婆
点击:59606-2902:58人妻之百日礼物1
点击:60403-3117:43邻居生了我的孩子
点击:71403-2311:08离婚少妇麻将就是厉害
点击:46604-2215:05居中年妇人
点击:101306-3000:55第一章失身的新婚少妇
点击:95306-2702:30老板和老婆
点击:63006-2702:36鬼屋猥亵离异少妇
点击:70403-2510:24参加朋友的婚礼
点击:75004-0814:42漂亮的空姐在别的男人跨下呻吟
点击:87006-2603:19妻子赴宴
点击:82503-3010:38女友的多P经历
点击:99606-2902:56父女乱伦历程
点击:63304-0319:05替房东照顾老婆
点击:72004-1713:55当老公不在家
点击:63904-0717:11为家庭为生活,朋友求我他老婆
点击:69904-1417:26银行里的妈妈们
点击:64904-1417:29丰满的大龄熟妇
TOP反馈